周末科幻 | 《无人永生》(下)

科普创客漫步宇宙2019-04-15 10:38

上期回顾:周末科幻 | 《无人永生》(上)

(四)

其实琳琳也在看守所,承载她的脑扫描仪就放在位于走廊中间的证物科。他俩彼此只隔了二十米,三堵墙,却互相不知道对方的所在。

我拿着法院的文书做依据见到了琳琳,她正无聊地盯着墙壁上大大小小的各种锦旗,看起来已经适应现在的状况了。

琳琳告诉我其实在实验开始前她的病情恶化了,原先的靶向药物耐药性太强了,而下一代药物实在太贵,她的家里已经负担不起更多的治疗费。杨川曾经在实验这事上反复劝过她,但她知道自己已经是穷途末路了,花光家里的积蓄只不过是几个月的事,所以她强行要求杨川启动了实验。

我仔细听 6d0 着,心中对杨川的愧疚又深了一分。

自愿、知情、意识到风险、有劝阻行为、病情恶化……我在随身带着的本子上记着琳琳话中的要点。经过简单的梳理,我发现事情对杨川相当有利,在整个事件中杨川除了劝阻不力之外没有什么明显过错,琳琳已经把事情基本全揽下来了。

琳琳说完后,我告诉她杨川希望我进行无罪辩护,琳琳表现得很高兴。于是我仔细交代琳琳证词应该突出哪些部分,教她怎么识别控方的诱导询问,以及庭上怎样和我配合等等注意事项。琳琳认真地听着,看得出来她和杨川感情真的很好,我想起自己前几天还对杨川破口大骂,顿时有些不敢正视琳琳的笑容了。

忙完了证词等事情,我开始和琳琳闲聊起来。几年不见我还是很想念这个闺蜜的,虽说现在的画面从视觉上讲有些奇怪,可是并不妨碍我们谈天说地。我们从高中时为了躲避食堂找到的路边美食,聊到近期新出的黑科技化妆品,琳琳表现得很开心,但我却总觉得有点难过。

我忽然意识到琳琳已经不能再享受这些了这些了,那些美食和化妆品,对她而言已经永远失去了意义。

“对不起,说这些你很难受吧……”眼泪忽然涌了上来,我咬着牙,努力不让它们流出来。

“啊?难受?见到你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琳琳似乎没有明白我话里的意思,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笑容。

“没什么没什么,不好意思失态了。”我从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眼眶,扭过头去面对着墙。

接踵而至的是长久的沉默,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通过档案柜的玻璃倒影打量着琳琳,她只是盯着墙,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什么,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我匆匆告别琳琳,丢下她落荒而逃,琳琳似乎没有看出我的异样,用一贯的语气跟我告别。

走出证物科,我忍不住透过窗户偷看琳琳,发现她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墙壁,没有小动作,没有表情,什 57c 么都没有。

我愈发觉得怪异,却不知道怪在哪里。这感觉就像一只蚂蚁在我皮肤下面爬来爬去,我能感觉得到它带来的瘙痒,却看不到它在哪里。

周末科幻 | 《无人永生》(下)

(五)

重新开庭的日子很快到了,这一次我信心满满,在法庭上力争杨川无罪。琳琳的表现也很好,证词里该有的重点都有了,就是我教的东西基本没记住多少。

控方显然是不想就此结束,他们开始用高难度的问题为难琳琳,而琳琳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问什么答什么,连我教过的诱导询问也频频中招,好在有我在旁边支应,目前为止没有出什么岔子。看着琳琳女汉子一样的举动,一个可怕的怀疑从我心底钻出,伸出它的枝蔓牢牢缚住我的心神。

长时间的激烈辩论让庭上每个人都感到有些疲惫,法官决定临时休庭,让所有人都休息一会。休息的当口,我们三个在走廊上站成一排,活像是被老师罚站的学生。不远处控方的几个人正围成一圈小声地商量着什么,不时有人回过头来瞥我们一眼,搞得跟我们会偷听一样。

我闭上眼不再理会控方的人,竭力追寻脑海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我总觉得琳琳身上缺了什么东西。仔细想想,琳琳似乎缺少一种意愿,她从没有主动挑起过新的话题,在我失态的时候也不会主动安慰我,只要别人不找她,她就不会有任何反应。

“杨川,你有没有觉得琳琳不对劲。”由于我和杨川把琳琳夹在中间,我一转头就能透过琳 b62 琳看到杨川和后面幽深的走廊,这怪异的景象让我很不舒服。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杨川透着琳琳的影像看着我,有点吓人。

“琳琳总是给我一种疏离感和不真实感,就感觉哪不对劲,不像真的。”我拉着杨川走到旁边,悄悄跟他说。

“可能是收到硬件的限制,内存啥的估计不够,导致反应太慢不自然吧。”杨川挠挠头,“原理上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毕竟图灵测试已经通过了。”

“我说的不是表面的那些东西,我总感觉有更核心的问题存在。”

“核心?我不是都给你解释过了吗,所谓的人格只是重大记忆或是反复记忆归纳的结果,不存在什么核心,那些各种类型的人格只是看起来像是那样。就像一个大蚂蚁球,它表现得像球,但实际上还是一群蚂蚁。”杨川有些不耐烦,我知道他很讨厌重复解释一件事情。

还是不对,一群蚂蚁虽然是蚂蚁球的本源,可球形不也是蚂蚁球的属性之一吗,只有蚂蚁真的就足够表现成一个蚂蚁球了吗?

“杨川,你还记得你初中的时候给我讲的图灵测试吗?我记得你说有一种骗过图灵测试的方法?”脑子里忽然闪过初中时杨川的长篇大论,我感觉有东西要冲出来了,但我抓不住它。

“想骗过图灵测试?那你需要一个很长的问题列表,把所有可能问到的问题和答案都列上去,这样如果问问题的人没有问到列表之外的问题,那么在他看来回答问题的人就和真人没什么区别了,也就是说骗过了图灵测试。”

“那你有没有觉得琳琳现在就是这种样子?”我听到自己的声音中渗入了抑制不住的颤抖,“琳琳在法庭上的表现或许看着挺正常的,可我跟她独处的时候表现得就很明显,我感觉不出她原先拥有的那种细腻,这根本不是那个体贴的琳琳!”

“扯淡!只要有足够的记忆,整个人就能被完全表达出来!”杨川突然提高音量,吓我一跳。

但我看到了杨川的慌张。杨川这个人一旦熟悉了是很容易看穿的,比如他慌张的时候,眼睛就一定会不自觉向左上方看。

“那如果你那一群蚂蚁只是一群蚂蚁呢?如果它们没有组成球呢?”我瞥了一眼琳琳,她没有反应。

“这不可能!只要有一群蚂蚁,它们就会自动组成球,不可能存在只有一群蚂蚁的情况!”杨川激动地挥着手,这是他慌张的另一个常见表现。

“可事实就是只有一群蚂蚁,没有蚂蚁球!你只造出来了一个写满了回答的单子!除了回答针对她问出来的问题,她什么反应没有!这单子上除了回答什么都没有!空的!”我用力大吼,引得控方的人也纷纷看过来。

杨川吓得一缩,然后靠着墙慢慢滑坐到地上。

“所以你最后还是失败了是吗?”我坐到杨川旁边,眼泪抑制不住地流出来。

杨川点点头,晶莹的泪珠在地上粉身碎骨,发出哒哒的悲鸣。

“阿琳回不来了……对不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悲恸中听到杨川用干涩的声音对我说。

我别过头去,对杨川的怒意不及心中悲伤的万分之一。

“初中的时候我养的鹦鹉死了,那段时间我的心情很沉重,你记得那时候你对我 498 说过什么吗?”过了一会,杨川停止哭泣,扶着墙站了起来。

“你是个混蛋。”我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坐在地上止不住地抽噎。

“你当时跟我说无人永生,说是你在网上看到的词。”杨川走到琳琳身边,关掉脑扫描器的电源,晃晃悠悠地往法庭入口走。

“你要去哪?”我嗫嚅着,声音小的可怜。

“认罪。”杨川拿着脑扫描器,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