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科幻 |《119号元素》(上)

科普创客漫步宇宙阿西博士2019-03-17 22:35

1

高铁站候车大厅内,人挤着人,肩擦着肩,四周环绕的巨大LED屏幕上,红、黄、绿各色字体频繁地跳动着,耳边,广播声、私语声、嘈杂声混杂在一起,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时不时传递出一丝躁动和喜悦的气息,就连空气中,也弥漫着春节在即所特有的那种喜庆。

候车室的一处角落里,一个裹着军色旧大袄的中年男子席地而坐,他的身前堆着一个鼓囊囊的三色行李袋,袋子横躺着,上面软趴趴地坐着一个胖女娃子,她身着一套橘红色的连身小羽绒,正不自觉地摇晃着西瓜脑袋,专注地用胖乎乎的小手摆弄着一个金发洋娃娃。

中年男子名叫孔丁,女娃子才两岁半,小名依依,他们是相依为命的父女俩——从出生那天起,女孩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

今天一大早,孔丁就带着女儿来到深圳北站,准备搭乘高铁回老家过年。他们本应乘坐八点十五分的班次,结果却被告知北方昨晚突降的一场暴雪导致了列车的晚点。于是,父女俩只得和其他众多乘客一样,滞留在了高铁站内。

然而,这一大一小俩人并不觉得无聊,更准确地讲,整个上午,他们几乎一刻都没有闲过:刚刚在角落里安顿好,依依就缠着孔丁拿出绘本,一连讲了三个童话故事,随后的一个多小时,他们绕着周围的立柱和大花盆玩起了捉迷藏,后来依依终于玩累了,便喘着气从行李袋中找出自己最心爱的洋娃娃,和它说起了悄悄话。孔丁则抓紧机会掏出手机,开始为依依拍摄起“高铁站萌娃写真系列”——他自诩为女儿的御用摄影师,他的手机相册里,除了亡妻生前的照片,简直就是一部依依完整的成长史。

“爸爸,我的肚子好像有点饿了。”转眼到了中午,依依突然放下手中的洋娃娃,抬起头嘟着嘴说道。

“擦咔”一声,孔丁扎着马步,用一个高难度的姿势抓拍了女儿仰着大圆脸的特写,随即迅速收起手机,双手托起依依,贴着她胖嘟嘟的脸颊亲了一口,问道:“我……我们依依想……想吃什么好……好吃的呀?”

孔丁说话有些结巴,越紧张的时候越是严重,这毛病是从小被后妈打骂折磨给留下的,因此,妻子过世之后,他宁愿自己又当爹又当妈多受点苦,也从没起过给依依找继母的念头。

“方便面!”依依欢快地回答。

“小……小孩子不能老……老吃方便面,爸……爸爸给依依冲个牛……牛奶好不好?”

“可是依依就想吃方便面……”依依拖着长音道。

“好……好好!”像往常一样,孔丁耐不住宝贝女儿两句撒娇,就宠溺地答应了下来,他将依依放下,弯身打开行李袋,从中翻找出两盒方便面来。

热水供应机在候车大厅对角线的另一个角落,孔丁站直起来,看着沿路密密麻麻的人堆,又瞅瞅自己两只手上的方便面,犹豫了片刻,才俯身对女儿说道:“依……依依乖乖坐在这里看……看着行李,爸爸去盛点热……热水,马上回来,好……好吗?”

“恩!”依依乖巧地点着头。

于是,孔丁重又将女儿安顿好,起身准备离去,没走几步,他便回头张望,见依依正安安静静地埋头摆弄着洋娃娃,这才放下了心,朝着人群深处走去。

可谁又能想得到,这一回眸,竟成为了父女俩最后的诀别。

等孔丁端着两盒热气腾腾的方便面回来,角落里已不见了依依的踪影,他一下子慌了神,立马把方便面放到地上,大跨步冲上前去,可那儿已经空空如也,只剩下一个三色行李袋,还有那个精致的洋娃娃。

“依……依依,我们不玩捉……捉迷藏,我……我们吃方便面了!”孔丁高声大喊着,然而,依依并没有像他所期待的,碰跳着出现在眼前。

“谁……谁看到了我的女儿,谁能帮……帮帮我!”孔丁无助的声音中已带着哭腔,他拨开四周的人群,焦急地寻找着,但是,没有任何的回应,人们只是迅速地闪避开去,用恐慌而疑惑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就像是在看,一个疯子一样……

2

深汕特别合作区,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质子对撞机实验室内,阿西博士和助理研究员隆钟正站在主控制中心平台上。在他们的身后,是一面巨大的单向透视玻璃幕墙,从玻璃幕墙往外环视,是一望无际辽阔而贫瘠的土地。然而,正是在这片了无生气的平地之下,深100米的地方,埋藏着一条长100公里,直径达到8米的环形隧道,它们和这座实验室中各种庞大而精密的设备,组成了全世界最大的粒子加速器,它的性能之强大,甚至数倍于曾经发现了“上帝粒子”——希格斯玻色子的欧洲强子对撞机LHC。

此刻,阿西博士面朝控制台,抚摸着上面密密匝匝的按键,不禁回忆起了十年前的那段时光,当时,他还在莫斯科国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在导师的带领下,他有幸参与到探索118号元素的研究团队中,并最终借助杜布纳的U400回旋加速器,见证了新元素的诞生。

十年过去了,如今的中国终于建成了世界超一流的质子对撞机,彻底摆脱了硬件上依靠他国的落后局面,而当年稚嫩的阿西博士也已成长为国内高能物理领域的领军人物。在质子对撞机建成后首批上马的五个项目中,由他所主持的119号元素探索计划,尤其受到国人的关注,要知道,在已问世的一百多号元素之中,尚无一个是由中国人自主发现,更重要的是,自从十年前人类发现118号元素以后,就再无任何组织或个人能揭开119号元素的面纱,据科学家推测,创造这种比现今所有已发现元素原子量更高、也更重的新元素所需要的能量将远远超过以往。而由于新元素也将同时开启元素周期表中新的一行,其神秘的理化性质以及可能为科学家探索原子核力等研究所带来的突破,自然也十分令人期待,因此,无论从研究意义还是其所附带的象征意义上来说,这一项目毋庸置疑成为了各方所关注的焦点。

隔着控制台前方的高铅玻璃,阿西博士可以清楚地看到对撞室中的每一件设备,对于它们,他可谓是如数家珍,他知道,机器启动后,那里面的一束钙核粒子流将经过外围100公里超高真空状态的超导磁体加速环的反复回旋加速,逐级提能,最终获得超过1000 GeV 的能量,并以接近99.99999%光速的极限速度轰击靶核锿核,而碰撞发生的事件——如果真的幸运发生的话,将被布置在对撞区周围的传感感应器精准记录,并显示在主控制台的屏幕上。

“阿西博士,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一旁的助理研究员隆钟一直在通过对讲机和各分区控制室的同事最终确认实验前的各项准备事宜,此刻,他走上前来向博士汇报道。

“恩。”博士点了点头,缓缓抬手伸向控制台上的红色按钮。

这时,对撞室内一个小小晃动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原来,那是隆钟执意申请摆在对撞室角落的一个小鱼缸,鱼缸里养着一只小乌龟——在隆钟的家乡,乌龟象征着好运。此刻,那只乌龟已经爬到了水中央的小假山上,它把头伸得长长的,似乎想探出鱼缸之外,然而,那离鱼缸的边缘,显然还有不小的一段距离。

“希望这个小家伙真的能给我们带来好运吧。”阿西博士心中默想道,而后郑重地按下了启动的控制按钮。

隔着厚厚的玻璃,阿西博士和隆钟还是听到了对撞室中设备轰隆运转的声音,片刻之后,四周复又平静了下来,两人紧紧盯着控制台上的大屏幕,但上面却只见一条静默的直线,丝毫没有一点点波动的痕迹。

3

“你说你老大一个人,怎么连个小孩子都看不好。”

“都……都是我的错,我……我去打水,怕……怕人多挤……挤到……”

“得了吧,三两句话讲不清楚,也难怪小孩会被你弄丢。”

……

依依不见之后,孔丁简直失了神,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在候车厅内逢人抓住就问。幸而一个好心的老大爷发现了,提醒他去找高铁站工作人员查看监控,孔丁这才如梦初醒。几经询问,他被指引到一间空荡荡的值班室,房间里头,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正翘起二郎腿笑嘻嘻地刷着手机。

也不知是不是平日里见多了这样的事情,听完孔丁结结巴巴讲清来意后,小姑娘并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同情,相反,她慢悠悠地敲击着键盘,发送完最后一条信息,方才懒洋洋地关上手机,紧绷起那张打着厚厚粉底的脸,满是不乐意地领着孔丁走出房间,穿过过道,往监控室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小姑娘极尽冷嘲热讽,仿佛在孔丁的伤口上撒盐可以弥补她受到打搅的不悦,孔丁向来嘴笨,此时又一心想着寻回依依,只得唯唯诺诺地紧随其后,半句不敢反驳。

“你说孩子在哪里不见来着?”进了监控室,小姑娘开启监控中心,只见偌大的屏幕被分割成许多的小方块,每一个方块中,都显示着高铁站内不同角落的一块画面。

“在……在候车大厅的西北角,靠近安……安检区域……对!对!就是这个地方!”

“什么时候丢的?”

“大概……半……半个小时以前。”

随着小姑娘鼠标的滑动,屏幕中一个小方格被不断放大,同时,方格中的画面迅速变化起来,直到屏幕最终静止,定格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上。

“依依……依依……那……那就是我的女儿,她……她后来怎……怎么不见啦!”

“别大呼小叫的。”小姑娘斜睨了一眼,不耐烦地呵斥道,随即又挪动起手中的鼠标。

镜头中的依依独自一人坐在行李上,看样子是孔丁刚离开打水不久那会儿。她正埋头专心摆弄着手中的洋娃娃,突然,不远处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神色鬼祟地朝着角落的方向走来,到了三色行李袋的附近,他们一边假装聊着天,一边不时四处张望着。忽的,中年女子一个跨步向前,挡在了依依面前,与此同时,另外的那个男子火速蹲下身,从衣袋中抽出一条毛巾状的物体,一下子捂住依依的口鼻。可怜的依依仅仅挥动着小手挣扎了两下,就不再动弹,昏厥了过去。随即,那男子将依依抱在怀中,视线朝着候车厅对角线的方向扫了两眼,便在女同伙的掩护下,若无其事地往安检门旁侧的出口走去。

“人口贩子,人……口贩子,他……他们带依依去了哪里?你……你快找找看呀!”

“出了高铁站,我们的监控就追踪不到了。”小姑娘的回答是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可……可是,我女儿是……是在高铁站丢的,你们……你们总得想想办法呀。算……算我求求你们了,我只有这么一个宝……宝贝女儿,我……我可怎么向她难产死去的妈妈交代呀!求……求你们了!”可怜的孔丁苦苦地哀求着。

“你自己也看到了,你的女儿被带出了高铁站,那已经超出了我们的管理权限范围。我们这里又不是公 1000 簿郑挥腥肆Γ裁挥心歉瞿苣桶锬悖慊故侨ケň伞!毙」媚锴没髯偶蹋厣洗笃聊唬喙忱淅涞厮档馈

“你……你……”孔丁张大嘴支吾着,却已经被小姑娘半拉半拽撵出了监控室。

“哐当”一声,大门被关上。孔丁茫然地望着小姑娘远去的方向,长叹一口气,而后掏出手机,怀抱着最后的希望,按下了“110”三个摁键。

一长串的“嘟嘟”声后,电话的另一头一个声音响起。

“您好,这里是110报案中心。”

“警……警察同志,我的女儿丢……丢了……”

“先生,不要着急,您先回忆一下,您的孩子大概是什么时候丢的,在哪儿丢的?”

“半……半个多……多小时前,我……我们……” 孔丁紧张地回答着。

“半个多小时?!” 电话的那头音调陡然提高,打断了孔丁的回答,停顿了片刻,她方才继续说道,“先生,您的孩子很可能只是到哪里玩耍去了,如果只是这么短的的时间,我看您还是应该和您的家人再认真找找吧。”

“我……我找过了,我……我们是在……” 孔丁急于解释着,可舌头却结巴得更加厉害。

“先生,我知道您很着急,但是如果每个家长半个小时找不到孩子就打110报案,那我们警务人员就不用开展其他工作了。况且现在临近春节,各个片区的警力都很紧张,我们需要把资源分配到更紧急的任务上。”

“可……可是……”

“我建议您再仔细找找,如果一会儿还是没找着孩子,再联系我们110报警中心,请您谅解,再见。”

“警……警察同志,警察同志!”孔丁几乎是哭着喊出来,但听筒已经再次响起空洞的“嘟嘟”声。

[A1]

眼前狭长的过道仿佛被无限拉伸,孔丁只觉得走了好久都走不到尽头,他已经完全处于六神无主的状态,脑袋中就像浆糊一样粘稠。等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正站在依依丢失时的那个角落里。孔丁默默地提起行李袋,将依依最心爱的洋娃娃捡起,紧紧挟在腋下,失魂落魄地穿过候车大厅的出口。大门外,是比肩接踵的人流,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回家过年的喜悦,而孔丁的心里,却充溢着无尽的,死一般的绝望。

4

阿西博士再一次站在了实验室主控制中心的平台上,然而,相比一年前,他明显憔悴了许多,甚至于那两鬓之间,都已在不知不觉中钻出了几根白发。

这一年里,阿西博士和他的团队想尽了办法,他们尝试过提高设备的功率,调整过粒子对撞的模式,也最大限度增加了实验的频次,但是,一切的努力都如石沉大海,119号元素哪怕是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一周之前,阿西博士收到了高能所的通知:如果一周内实验再无进展,这个项目只能暂时搁置,等待质子对撞机后续的空档排期。虽说是“暂时搁置”,但阿西博士知道这仅仅只是一种委婉的说法,盯着对撞机实验排期的项目可以说是不计其数,实际上,这几乎就等于宣判了探索119号元素研究的死刑。

经过整个团队一天彻夜不眠的讨论,阿西博士最终决定调整方案,用更为稳定的同位素靶核锿-252取代原本较为容易获得、半衰期更短的锿-253,锿-252的生产极为困难,他们整整花了5天时间才从全球各地紧急搜集了5毫克,

今天,是所里通牒的最后期限,阿西博士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一搏,如果失败,团队一年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

“一切准备就绪。” 对讲机里传来助理研究员隆钟的声音。

阿西博士走到控制台前,深吸一口气,摁下了那颗红色的按钮,耳边熟悉的轰隆声再次响起。可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眼前一阵黑暗,对撞室中机器运转的声音也停止了下来,阿西博士正纳闷着,四周的灯光很快又亮了起来。

“怎么回事?”

“电力突然中断了,初步判断是因为电流过载。”

“报告机器检查情况。”

“所有设备状态 ff8 正常,可以继续进行实验。”

阿西博士有些不安地扫了一眼控制台上的大屏幕,上面的监测线因为刚才的短时断电缺少了一节,但依旧只是一条平滑的直线,并没有丝毫的波澜,他克制住有些颤抖的手指,再次按下了启动的按键。

黎明时分,朝阳的第一缕光辉洒在实验室的玻璃幕墙上,闪烁着耀眼的光亮,外围辽阔的平地上,窸窸窣窣的虫鸣鸟叫不绝于耳,热闹非常,但阿西博士显然没有心情欣赏这样怡人的风光——又是一天一夜过去了,可119号元素依旧没有眷顾。

一夜之间,阿西博士仿佛老了几岁,他木然地站在原地,环视着对面的对撞室,目光又不自觉落在了角落的大鱼缸上,原来的那个小鱼缸早已被隆钟丢弃,因为每过一天,他都会往鱼缸中丢入一颗小石子,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小鱼缸就已承载不了。如今整整365颗石子,也早已在这个新鱼缸的中央垒起了一座小山,山上的小乌龟仍然每天伸长着脖子,努力地想要攀爬出去,但如此大的鱼缸,对它而言,想要出逃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不知怎的,阿西博士觉得自己的处境和那只乌龟有些相像,甚至,比它还要更加艰难……

“博士……您听得见吗?”

对讲机中的声音打断了阿西博士的思绪,他回过神,长叹一声,伸手关闭了控制台的总开关,说道:“同伴们,辛苦了,我们的项目,到此结束吧。”

5

“余家村前面的路口下车了。”

迷迷糊糊的孔丁被司机一声叫唤惊醒,不由下意识紧紧地攥住手中的斜挎包,紧接着是一脚急刹车,他的脑袋重重撞到前座的护垫上,彻底清醒了过来。

大巴车在省道边停靠下来,孔丁后脚刚着地,车便疾驰而去,扬起漫天的沙尘,他一手仍抓着斜挎包,另一只手在面前不停挥扫着。等尘埃落定,不远处一座青石牌坊矗立眼前,上书着“文明新村”四个描金大字。

这一路,孔丁可谓跋山涉水,他先是坐了18个小时的绿皮火车,乘了渡船,又转了3个小时的大巴,这才终于到达目的地。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如果一切顺利,半个小时之内,他就能够再次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儿依依了。

如今距离依依走丢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当时,孔丁找遍了车站周围的每个角落,却连女儿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后来警方终于了解了案件的始末,迅速介入,可是,一两个月过去,依依仍旧是音讯全无。

从此,孔丁的生活里只剩下了一件事,那便是寻找自己的女儿。每天,他拿着打印出来的厚厚一沓依依的照片,在城市中的大街小巷四处打听,还有粘贴寻人启事。

时间一天一天流逝,孔丁的泪水都流干了,但事情依旧没有出现任何的转机,直到两天之前,孔丁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电话里,一个操着浓郁方言口音的男子声称找到了依依,要求孔丁带着十万现金,到S市的余家村赎人。

“你自己一个人过来,如果敢报警,就等着给你的女儿收尸吧。”那人最后抛下恶狠狠的威胁,便挂上了电话。随后,孔丁收到了一条彩信,那是一张有些模糊的照片,照片的背景是一处杂乱的破厂房,镜头居中是一个小孩的头像,而那孩子,正是令孔丁朝思暮想的女儿依依啊!

突如其来的喜讯让频临崩溃的孔丁重新看到了希望的光芒,尽管他也产生过那么一丝的犹疑,但很快对依依的思念占据了他的头脑,他当即从银行取出了这些年打工攒下的所有储蓄,又东借西挪,终于凑齐了十万现金,随即他购买了最早的一趟火车票,启程出发。

在约定好的牌坊下,孔丁见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对方显然已经等候多时,他大步走上前来,打量了一番,又提防地看看孔丁的身后,确认没人,便马上面露凶相,伸手喝到:“把钱拿来!”

孔丁紧紧地将斜挎包护在胸前:“见……见到女儿,我才……才给钱。”

那男子不耐烦地翻着白眼,打了打手势,示意孔丁跟在他的身后。

两人进了村里,左拐右绕,走了有十几分钟的 ed4 樱沼诶吹揭欢胺掀某Х恐埃兆呓竺趴冢凶油A讼吕矗焓滞Х康纳畲χ溉ァ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孔丁定睛一看,果然,一个中年女子正抱着一个小女孩在板凳上坐着,她们身体侧对着,孔丁并没法看清正脸,但从体型上看,那孩子确实和依依十分相像,而且她身着的,正是依依丢失时穿的那件连身小羽绒 。

“依……依依”孔丁一下子叫出了声,顺势就要冲进厂房,却被男子一手拦下。

“先交钱,待会你抱着孩子跑了怎么办。”

“给……给……给……”孔丁激动万分,手忙脚乱地掏着钱。

“你放心,肯定是你的女儿,你看看那身衣服,还有手上那个洋娃娃,可不和你寻人启事上的照片一模一样?”男子看孔丁开始掏钱,搓着手笑嘻嘻在一旁喋喋不休地说道。

可就在这时,孔丁抓着厚厚一沓钞票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他再次朝着孩子的方向望去,只见那孩子的手中,竟真的正摆弄着一个模样熟悉的洋娃娃。

孔丁心中猛然一惊,立时把钱塞回斜挎包,撒腿转身就往门外跑去,可没想刚跑出大门,一记闷棍便迎头打来,他只感觉脑中一阵晕眩,眼前一黑,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