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奖获奖作品-剧本一等奖-《移民星球》之梵天变(节选)

水滴奖于向昀2018-11-19 18:15

中心思想:

AI并不可怕,过度依赖技术,或不合理地使用技术才是可怕的。

背景:

遥远的未来,地球上的人类经历了信息时代和超信息时代后,正式开启了宇航时代,向广袤的太空进军,建立起诸多的星际中继站和永久性的移民地点。“清虚”是位于银河系边缘的一颗较小的类地行星,开发于数个世纪前,由于地处偏僻,与其他星球交流甚少,十分封闭。而正是这种封闭,在开发之初就吸引了一些潜心研发的科学家,他们的共同努力,使得这个偏僻的行星得以合理均衡地发展,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给居民们提供了种种方便。全体居民的衣食住行等物质方面的生活需求,都由一组叫作“梵天”的超级电脑来协调安排,予以满足;居民们从3岁后就在身上植入芯片,与“梵天”联网,获取必要的生活技能以及一切需要的信息,并借助“梵天”掌管的网络与他人交流。闲散舒适的生活,使得居民们渐渐忽视了潜在的危机。此时,一个谣言在一个小圈子里流传着:“梵天”的计算能力是有限的,只能管理8000万人的生活,一旦超过这个极限,“梵天”就会崩溃……

环境:

与其说“清虚”像地球,不如说它更像水星。它只有地球的2/3大小,磁场却很强,引力有0.7g,大气层比较稀薄。因此第一代移民在基地外设置了一个很大的罩子,以使人工制造的大气不至于散逸。所以在已开拓的空域里,“清虚”被称作“罩子里的行星”,随着城市越来越大,罩子也逐渐增长,在作为整个星球中心的原始基地梵天城周围,又出现了几个“卫星罩”。罩子下面是新开发的小型城市。“梵天”电脑就位于梵天城的地下,它维系着全球的通讯,替全球人分配物资。由于磁场很强,“清虚”上的主要交通工具是在管道中运行的磁力车。

故事:

高杰在无知无觉中就失去了一切——某天早上,他一如既往地去他所在的“创世”公司去上班,却发现同事们都不认得他了,领导也否认公司有他这么一名员工。高杰举出各种事例,试图向大家证明自己确实为公司工作了6年,但经过众人使用不同的方法反复验证,结果证明高杰说的都是错的:他所提到的获得领导夸奖的数据分析是由同事A做的;他在比赛中为公司赢得的荣誉实际上是同事B曾经做过的事, 1000 甚至前一天晚上他请几位同事吃饭,都是同事C替他干的……总而言之,虽然高杰能够说出每位同事的兴趣爱好乃至某些小隐私,可这些不足以证明他是公司员工。

愤怒的高杰要求同事陪同他回家去取6年前公司发给他的聘书,更加不幸的是,他找不到自己的家了!尽管不到1小时前他刚从家里出来,可房东赌咒发誓说没有他这么一个房客。在高杰的坚持下,房东把房客叫了回来,以证明高杰记忆中住了5年的房子,其实里面住的是别人。一通折腾之后,高杰发现自己不但一无所有,而且来历不明。所幸“创世”公司的老总贺文涛心眼不错,派人把他送进了“芯理医院”做检查,还答应承担治疗费用。梵天城的人为了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有创造性的工作上,通常都把记忆储存在芯片里,而一旦他们想要彻底忘掉过去的某段经历,就去“芯理医院”,找医生把相关数据删除。有些人想要换个生活方式,或者换个工作,也会选择植入相关数据,极罕见的情况,医生操作失误,把其他人的生活经历错植给了不需要的人,贺文涛认为,高杰肯定是遇到了这类情况。同时,贺文涛对公司内有员工出售在“创世”工作经历一事感到气愤和不安,宣布即使把公司翻过来,也要查出是谁出售了在“创世”工作的记忆,并把这个家伙赶出公司。因为“创世”公司的主要业务就是维护“梵天”电脑以及新技术开发,这些工作内容很多都是需要保密的,所以“创世”公司的第一条规定就是禁止出售记忆。

“芯理医院”负责处理疑难杂症的专家杜婧是个怪胎。在这个人人都依靠芯片获取资料和便利的时代,她是少有的几个不肯在体内植入芯片的人。但是,杜婧并不拒绝“梵天”所提供的大多数方便条件,只是不愿意与“梵天”分享她的思考过程和回忆,她认为思考和记忆是人天生的技能,也是人应该承担的责任。因此,所以因为芯片损坏而丢失了记忆的病人,在接受她治疗时,都会被她讽刺打击一番。然而,杜婧“医术”高超,别人处理不了的“病情”,到她手里轻而易举就能解决,所以大家不得不容忍她的怪癖和坏脾气。

高杰很不幸地经过例行检查后被交给了杜婧,而且依照杜婧的习惯,一边接受检查,一边被冷嘲热讽了一顿。但杜婧很快就停止了碎碎念——当她把芯片从高杰体内取出后,高杰不但没有了在“创世”公司工作的记忆,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尽管梵天城的居民习惯了利用芯片存储大量记忆,但记忆力是人生而具有的,总会有一些保留在大脑里,尤其是自己的姓名身份等信息,此外,植入芯片前的记忆碎片也会存留下来。

杜婧依照程序向“梵天”报告了情况,“梵天”迅速将此事移交给警察系统。不久警察来到医院,准备带走高杰。杜婧认为高杰的失忆不完全是芯片受损造成的,还有生理或心理的原因,因此留了高杰的DNA,并为他预约了心理医生。午饭后,杜婧与警察局联系,询问查找高杰身份的进展,并申请把高杰送回医院接受进一步检查,得到的答复却是警察局从来没有派人去过医院,也没有带回高杰这么一个人。杜婧再次与“梵天”联系,却发现城市系统内根本没有她上午提交的报告,同时,她发现她上午刚建档的高杰病历不见了,她判断应该是被删除了。要不是有自己手写的记录,以及从高杰身上取下来的芯片,杜婧简直要怀疑自己出现幻觉了。

高杰的失踪引起了杜婧的好奇心。她使用高杰的DNA在“梵天”系统里搜寻,却找不到一个能与之匹配的人。无奈之下,杜婧带着芯片去找学长,有名的黑客金天。金天检查后发现该芯片在录入高杰的生活经历前曾经被使用过,并恢复出了之前被删除的数据,发现是高杰采访“创世”公司董事长陈青云的记录,可惜记录只有一半。陈青云和其合伙人贺文涛都是金天的同班同学兼好友,金天立即联系陈青云,却怎么也联系不上,只好向贺文涛询问陈青云的去向,得知陈青云几天前就离开了公司,到乡间别墅去休假。

陈青云不仅是杜婧的学长,也曾是她的未婚夫,二人在结婚前夕因学术问题吵翻分手,但偶尔还有联系,只是关系并不那么融洽。然而杜婧心里始终没有完全放下陈青云。金天联络不到陈青云,以及高杰的失忆和失踪,都让她感觉到很是不安,于是她约了一直对她照顾有加的学长贺文涛,在陈青云的乡间别墅门前碰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0